日本新版外交蓝皮书提及中国273次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27日的内阁会议上报告了2021年版《外交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对中国军力、海洋活动以及涉港涉疆等内政“表示关切”。中国外交部27日回应称,日本新版《外交蓝皮书》大肆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对中国恶意攻击抹黑,无理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环球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这份长达322页的《蓝皮书》中,中国被提及273次,并创下四个“首次”。关于中国在东海、南海等海洋行动上,《蓝皮书》首次表述为“已成为包括日本在内的地区和国际社会在安全保障上的强烈关切(事项)”,而在2020年版里的相关表述则是“地区和国际社会共通的关切事项”。《日本经济新闻》27日评论称,“强烈关切”的说法突显出(日本的)危机感。

  《蓝皮书》还首次表示中国执法船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日称“尖阁诸岛”)的活动“违反国际法”,对中国的《海警法》表示“深刻担忧”,称“将以坚定的决心保护日本的领土、领海和领空,冷静而坚决的应对”。

  值得注意的是,新版《蓝皮书》中还首次明确指摘涉港、涉疆等中国内政,称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权状况“严重关切”;在提及《香港国家安全法》时则表示,“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屡次表示严重关切”。2020年版对此表述仅为“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心程度与日俱增”。此外,新版《蓝皮书》首次将中美关系作为一个独立小节,强调为遏制中国军事扩张,应强化与美国等盟国联手的战略。

  日本富士新闻网(FNN)27日报道表示新版《蓝皮书》中增加关于中国的“关切”,日本外务省则解释说“这是围绕中国的局势更为复杂化的结果”。

  新版《蓝皮书》也有相当篇幅涉及台湾问题,书中将台湾定位为“极为重要的伙伴”“重要的朋友”,与2020年版相同。相关表述此前曾多次变化:2012年之前日本将台湾视为“重要的地区”,2013年改为“重要的伙伴”,从2015年开始增加“共有基本价值观”“重要的朋友”等表述。新版《蓝皮书》介绍了本月日本首相菅义伟和美国总统拜登的首脑会谈,称“就继续加强日美同盟达成共识”。但《蓝皮书》并未提到写入日美联合声明的“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日本共同社27日报道称,此举可能是顾忌中方抗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吕耀东2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蓝皮书》中虽然没有提及日美首脑会谈联合声明中关于台湾问题的表述,但并不代表日本对炒作台湾议题有所克制。无论《蓝皮书》中怎样说,都改变不了日美联手破坏对华关系的事实。

  黑龙江省社科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笪志刚2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每年由外务省编写的《外交蓝皮书》是日本外交政策的“晴雨表”。通过新版《蓝皮书》可以看出,日本为配合美国而采取与中国对决的姿态,其对华政策已走上一条强硬的道路,此举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仅波及外交领域,安保、产业链等全方位的影响后续将逐渐浮出水面,这给过去一年始终处于紧张状态的中日关系增加了不确定性。

  吕耀东认为,近年来《蓝皮书》中涉及中国的内容越来越多,渲染“中国威胁论”的调门越来越高、针对性越来越强,日方分明是在损害来之不易的中日关系。

  尽管花费大篇幅对中国进行恶意攻击和抹黑,但《蓝皮书》中同时也提到,中日关系是“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稳定的中日关系对于地区及国际社会的和平、稳定与繁荣至关重要。日本将继续在包括领导人在内的高层之间与中国保持密切沟通,构建稳定的关系。

  笪志刚分析认为,日本依然强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是基于中日之间经济交往的现实考量,中国作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两国之间的经贸关联盘根错节,日方此番表述是在为今后交往留有余地。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日本政府发表的《外交蓝皮书》中将中日关系称作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方希望这不应是仅仅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应付诸于实际行动当中。

  汪文斌强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海警在钓鱼岛海域开展巡航执法活动,是依法行使本国的固有权利。涉港、涉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汪文斌表示,日本新版外交蓝皮书大肆渲染所谓的“中国威胁”,对中国恶意攻击抹黑,无理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已通过外交渠道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当前中日关系面临严峻考验,我们敦促日方纠正错误做法,真正把构筑稳定对华关系的表态落到实际行动上。”【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记者 邢晓婧 王琪 乌元春】

原标题:日本新版300余页外交蓝皮书提及中国273次!专家:对华强硬的全方位负面影响将渐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曾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