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技学校4名孩子出走原因是什么?河北吴桥职校杂技团四个小孩找到了吗

  河北省吴桥职校4名杂技演员在成都演出后出走的第5天,5月7日下午终于全部被相关部门合力找到。组团出走的孩子之一陈鑫告诉上游新闻 记者,他们出走是因为觉得日常训练太过于辛苦,受不了杂技团的日常训练生活节奏,目的就是“想回家”。目前,4名被寻获的孩子都已经被父母接回,下一步将视情况决定是否再回杂技学校。

  杂技学校4名孩子出走原因是什么?河北吴桥职校杂技团四个小孩找到了吗

  ▲5月7日,出走的4个孩子和家长团聚。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4人两两分开,晚上睡草地

  据上游新闻此前刊发的《贵州4少年在成都出走5天 2名归队仍有2人失联》报道显示,4月22日,河北省吴桥职教综艺杂技马戏舞蹈学校4名杂技演员在学校高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成都演出,其中最大的15岁、最小的11岁。

  4名孩子与邀请其演出的演艺公司曹先生共同居住在成都市成华区民兴西苑小区。5月1日晚,4名孩子组团离开,随即成都相关部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参与寻找。5月7日凌晨到下午,失联的4名孩子先后被找到。

  上游新闻记者从带队的高老师处了解,4个孩子都是贵州省大方县人,于2020年7月至9月分批次入学,均在河北省吴桥职教综艺杂技马戏舞蹈学校学习杂技,是师兄弟关系,其中2个孩子是亲兄弟。

  5月6日,曹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从警方调取的监控中看,两个年龄稍小的孩子曾出现在成都理工大学、春熙路、青石桥、人民南路等成都的闹市,最后出现的地点为科华南路与中环路的交叉路口;两个年龄稍大的孩子则在龙潭立交处消失。

  5月7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在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派出所见到了4人中年龄稍大的陈鑫,他对记者表示,他们的出走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4个人一起走要被发现,所以我们选择分开行动,分散出走”。陈鑫说,他们出走以后还刻意回避了街头的摄像头,“有时候躲监控,有时候不躲”,出走成都街头的这几天,晚上一般就在草地上凑合睡觉。

  与状态较好、能简单讲述出走过程的陈鑫相比,4人中年龄最小的张宇豪录完口供出来后,一直把头埋在妈妈怀里,紧紧地抱着妈妈,没有说话。

  训练很苦老板脾气不好,想回家

  陈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从外地刚刚来到成都时,他们4个孩子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想法,但过了几天就想走了,主要就是因为“老板脾气不好”。

  高老师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河北省吴桥职校目前执行的是国家文化扶贫政策,招收学习不好或是无人看管的小孩,都是免费入学,“不要家长一分钱”。上游新闻记者也从陈鑫妈妈处获得证实,他们是通过亲戚的介绍知道了吴桥职校,“学校说的免费”,加之陈鑫自己也表达了“觉得那里很有意思”的想法,她才以家长的身份和学校签下了培训合同。2020年9月,陈鑫前往吴桥职校学习杂技。

  张宇豪的舅舅杨先生坦言,侄子一家的家庭条件勉强维持在温饱线上,“情况挺不好的”。张宇豪当时也是通过中间人介绍,其父母了解情况后觉得“学校是得到政府的支持,只要是国家的都是好的”,才同意自己的孩子前去学习杂技。

  陈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初到学校主要是练习基本功,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晨练到7点吃早饭,然后继续训练,“平时训练很苦”。陈鑫说,学校平时会给他们一些零花钱,但在学校里不能使用私人手机,学生们主要是通过老师的手机和家人进行联系,“想家了就可以打电话”。陈鑫妈妈说,自己的孩子每次打电话“都没有笑容”,每次挂掉电话后,都会因为思念孩子而哭泣。

  陈鑫证实,前往成都之后,每天都是早上七八点起床,上午练功,表演几乎都是下午和晚上,加上“老板脾气不好”、“他只知道骂我们”等原因,4个孩子才决定出走,出走时并没有了解过路线,“按着路标一直往前走”,试图回到贵州老家。

  杂技学校4名孩子出走原因是什么?河北吴桥职校杂技团四个小孩找到了吗

  ▲4名出走孩子中年纪最小的张宇豪和从贵州赶来的母亲团聚。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没有挨过打,演砸会罚500个俯卧撑

  对于网络上热议的是否挨过打这一问题,陈鑫对记者表示,自己在学习杂技期间并没有挨过打,但“大的挨过,在河北”。陈鑫说,平时训练中如果做不好会挨骂,“演出演砸了会罚500个俯卧撑”。陈鑫说,这次出走没有想过给家人打电话,“害怕爸爸妈妈打电话给学校”。

  参与此次寻找的河北吴桥一马术学校老师梁先生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学习杂技周期一般为5年,学员学好一个节目后会组织他们外出参加演出检验成果,然后再回到学校继续学习新的节目,学成后参与新的演出,直至学好所有的本领。对于4名孩子是否在学习期间遭到了殴打等问题,梁姓老师仅表示带孩子出来演出要跟公司对接,“没有资质是不会合作的”。

  5月7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在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派出所了解到,4名被找到的孩子都已经完成了相关手续,全部交接给了家长。陈鑫的妈妈告诉记者,所有事情处理好后将带着孩子回家,“在家里就是吃差一点嘛,得到母爱心里就要高兴一点”。陈妈妈表示,之后可能会给孩子联系本地的学校,让他继续读书,完成学业。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实习生 冷宇

责任编辑:凌芹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