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学生居家无人陪伴?不怕,有老师在

  4月11日起,广州市中小学阶段学校(有住宿条件和全封闭管理条件的高三除外)暂停线下教学、采取线上教学。4月18日,广州市高三年级(白云区除外)有序恢复线下教学。4月20日,广州市中学阶段学校(白云区除外)有序恢复线下教学。

  这段时间以来,无论是封闭在校管理的高三学生,还是居家线上学习的其他年级学生,他们身边总有老师陪伴。老师们出现在线上线下的课堂上,也出现在独自居家线上学习的学生身边。

  老师陪高三学生封闭 自家娃到处“寄养”

  4月11日起,广州全市中小学阶段学校(有住宿条件和全封闭管理条件的高三除外)采取线上教学。高三年级有住宿条件的,在校实施全封闭管理。

  “接到通知后,我们下午6点多立马开了区内校长会,接下来立刻安排开行政会、年级会、科任老师会,班主任开家长会。”广州市第五中学副校长周拥军介绍,安排住宿生不回校、高三走读生转为住宿生,再把高三年级的线下全封闭教学和其他年级的线上教学工作全部铺排下去……等所有工作忙完,已是晚上11点多。次日早上6点多,他们站到校门口,迎接原本是走读生的高三学生。

  作为五中校园疫情防控工作负责人,周拥军一直陪着高三学生在校内进行封闭,安排每天的核酸检测,跟进学生每天的身体健康监测、食宿、心理健康。除此之外,他还得当“主播”,每天给高二两个班级上课。

  “我们家娃,这段时间就到处‘寄养’。”周拥军笑着打趣说,他家有两个娃,一个念初一,一个三岁。他的爱人在一家国企单位上班,也十分忙碌,这段时间两个孩子只能拜托朋友亲戚来帮忙照顾。这两天,两个娃由他的好哥们接手——每天早上,好哥们来家里接两个娃,大儿子跟朋友家的孩子一起上网课,晚上再送回来。“他们知道我负责学校里的疫情防控工作,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

  “没什么特别感受,工作这么多年都是这样,反正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去吧,尽自己最大的力。”说起这段时间在校内封闭工作,周拥军并不觉得累,更多工作都是团队在承担。比如班主任每天要应对各种各样的情况,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又比如校医室的5位校医,每天要给全体师生做核酸检测,有时还要去支援社区。周拥军回忆,有一次,一位校医回来时对他说:“周校,我今天采核酸采得手都发抖了。”

  此外,学校老师还要协助区里做流调工作。“刚开始,老师们都用自己的私人电话进行流调,流调问题比较详细,有的人接到电话会不理解、不耐烦,有的直接当作诈骗电话,还有老师的电话被投诉成骚扰电话。其实大家都在以不同方式为疫情防控出力。”周拥军说道。

  居家线上学习“一个也不能掉线”

  4月10日,为了给学生居家线上学习提供支撑和保障,广州市番禺区市桥中心小学全体教师连夜行动,制定了“一校一案”“一级一案”“一班一案”“一生一案”。该校还同步开始全面家访,正副班主任连夜通过电话、微信、问卷等方式,了解每位学生居家线上学习的情况,比如是否有家长陪同,线上学习设备是否齐备,以及学生在学习、生活方面存在的困难。学校还开通心理辅导和家庭教育指导通道,及时为学生、家长提供咨询和帮助。

  校长柯中明当时表示:“一个也不能掉线,务必把关爱和帮助送给每一位学生”。

  该校班主任郑琼丽老师班上有一名学生,学生的家长白天要上班,学生只能一个人在家线上学习,独自完成线上作业有难度。郑老师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上门为该学生送去打印的学习资料和辅导用书,指导孩子用电脑上网课和提交作业,并时时刻刻关注孩子居家线上学习的心理状态,让学生在家也能感受到老师、学校对其的关注和关爱。

  为了点对点解决这名学生在学习上的困难,郑老师会专门把所有学习内容私发给这名学生,让她省去在班级群里翻找资料的时间。居家线上学习期间,郑老师也经常与这名学生的家长联系。并告诉家长,有困难可以随时找她,这给了家长一颗定心丸。

  实际上,在线上学习开始前,市桥中心小学就通过家访了解到,该校2400多名学生中,有672人存在家长无法在白天线上学习时陪伴的情况。这些学生的父母当中,有身处广州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人民警察和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

  针对部分学生无家长陪伴的情况,该校老师们开展“关爱”行动,通过电话家访、送教上门等形式,每天做好跟踪,保障学生们的线上学习,了解、关心学生的心理状态,并尽量消除家长的顾虑,尽量让家长们都能安心工作。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谢泽楷、林欣潼

原标题:  学生居家无人陪伴?不怕,有老师在
责任编辑:凌芹莉